×

新闻动态

+-
打造大连未来的经济增长极时间:2019-11-12 21:35 浏览次数:
本期论坛讨论了、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路径及思考,主要涵盖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大连经济的未来增长点在哪里;二是如何扶持本土企业做强做大;三是如何构建新型政商关系。 刁子年:经济增长的本质是价值增值,进而转化为商品利润。立足大连本土,努力实现资源存量的组织化、增值化,才能撬动更多的金融资本,激发城市潜在的增长点。 吕一博:相对一线城市,大连缺少支撑新经济的头部企业。按照资源拼凑理论、资源杠杆理论,头部企业、大企业具备很强的资源杠杆能力。政府应在引导中小企业做强做大的方面多做文章。 孙冠桦:一个城市如果缺少代表新兴产业的头部企业,中小企业生存就会极其困难。所以,大连要补上新兴产业发展不足的短板。政府要加大对本土新兴产业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激发城市发展的内生动力,推动本土中小企业成为全国的头部企业、拉长产业链。 寇丹:从大连产业发展现状看,软件外包服务产业失去人工成本优势,拼价格的时代已过去。旅游行业,与旅游相关的新项目、新内容不足,相关配套的硬件基础设施亟待更新;重工业,石化产业经济回报率高,但对就业有挤出效应。 杨成圆:通过创新驱动,实现知识产权、科技成果的转化,是一个地区经济增长的关键。要努力掌握产业链的核心环节,占据价值链高端地位。政府应在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给予支持和重视,构建生产、工业设计、产成品、产品交易、配送等完整的产业链条,做大市场、做强企业。 吕一博:一个地区的发展,需要考虑资源基础、能力基础及网络基础。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英国通过对外掠夺资源支撑地区发展。瑞士因资源匮乏,大力发展金融、精益制造,强化能力建设。作为新兴经济体的国家或地区,可以弱化资源、能力的制约,发展与网络相关的新经济,影响及控制各种资源的优化配置。 衣庆云:一个地区的创新发展,需要有“人气”,如果优秀企业家流失、年轻人留不住,发展就是空谈。政府应加强人才要素的支持及引导力度,助力本土企业做强做大。 高峰:站在国际化的视野,大连要综合考虑人才、资本、项目及政策的支持及转化。没有资本的介入,单靠中小企业自身发展,效率不高。应通过组建东北亚科技产业化协会、科技发展产业基金、国际孵化器、科技成果评估及信息平台等,谋划东北亚区域范围的科技研发、资本投入、产业化发展等,帮助本土企业做强做大。 寇丹:构建新型政商关系需要进一步深入,政府部门办事的效率、办事的魄力有一定的差距。部分政府部门仍然抱有“不出事就行”的态度,过于保守、裹足不前,且缺乏创新思维。 孙冠桦:目前,部分政府部门相关人员与市场主体的关系更多表现为“清”而不“亲”;也有部分政府相关部门人员常常以“办不了”“需要领导签字”等各种理由,相互推诿、相互扯皮。政府部门要有勇气直面企业、市场的批评,不能做表面文章、流于形式,要“走心”、落到实处。 吕一博: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政府重心不是放在企业注册、简化流程等前端服务,而是要放在企业成长过程的中后端服务与监管上来,需要在资源导入、能力提升及网络链接等方面给予中小企业更多的支持。 崔煜华:政府部门的事务性工作多且繁杂,限制了对市场主体及经济规律的探索与认知,导致其主观不想研究、客观能力不足的尴尬。 高峰:世界银行发布《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国的排名由2018年的第46位上升到第31位,其样本城市为上海。大连应全面对标上海,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加快改革开放步伐,不断提高城市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 衣庆云:构建新型政商关系,不仅要关注城市的硬环境建设,更要关注软环境建设,而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通过制度创新,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切实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更大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增强发展动力。 增长极:具有推动性的经济单位,或是具有空间聚集特点的推动性单位的集合体。经济增长首先出现和集中在具有创新能力的行业,这些行业常常聚集于经济空间的某些点上,在增加产品或服务时,能增加几个另外产业的产出水平和购买力,对国民经济具有直接或间接的带动作用,具有强大的关联性、辐射性和带动性,于是就形成了增长极。 作为共产党员,争或让是个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如何选择,考量党员干部的政治智慧和德行操守,也体现为官做事的价值取向。 争,应当争当其时。国家有使命召唤、组织有急难任务、人民有迫切需要时,要争,要毫不犹豫争当先锋。在日常工作履职中、应对困难挑战中以及服务人民群众中,要争,创先争优、争创佳绩。让,应当让得其所。在个人得失、荣誉利益面前,应当看淡一点。在评先评优时,多看到他人的长处,审视自己的不足。面对岗位进退留守,要客观看待自己能力素质与岗位是否匹配,精力是否难以顾及。党员干部要有让“衔”让贤的气度,甘于为他人做嫁衣。面对组织挑选时,应从容淡定、宠辱不惊。 解放思想,首先得有思想。必须始终敞开思想大门,拿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自觉站在思想解放的最前沿,以“头脑风暴”让“脑洞大开”。凡事都要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多角度去看问题,多从政治站位、发展实际、责任担当、人民立场等角度去看待、思考和解决问题。在谋划工作时,善于从现实前瞻长远、从局部把握全局、从现象透视本质,思考问题要有纵深感;在推动工作时,不喊空口号、不做表面文章、不搞短期行为,确定的事把好着力点抓实见效,认准的事找准切入点紧抓快办,既讲“两点论”又讲“重点论”,辩证地认识问题。 数字化之所以能够颠覆传统,就在于它所拥有的五全基因:全空域、全流程、全场景、全解析和全价值。 数字化具有的五全基因与任何一个传统产业链结合起来,就会形成新的经济组织方式,从而对传统产业产生颠覆性的冲击。与工业制造相结合时,就形成工业制造4.0;与物流行业相结合,就形成智能物流体系;与城市管理相结合,就形成智慧城市;与金融结合,就形成金融科技或科技金融。在与金融相结合的过程中,数字化拥有的海量信息、计算能力、共识机制,可以大幅度提高金融服务的效率、安全性,降低金融机构运营成本、坏账率和风险。 夜间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具有夜间消费习惯的客群。夜间经济发达的城市,都有稳定的夜间消费客流。如,下班后流连于各个居酒屋解压,是很多日本上班族的“必行功课”。又如,2/3的伦敦人热衷于夜生活,下班后会继续参加购物、娱乐等夜间活动。 夜间经济的发展,要求有相对固定的时间和空间。夜间经济主要是一种基于时间划分的经济形态,旨在延展城市经济活动时间和消费休闲空间。由于夜间活动时间相对较短,且和白天相比交通出行相对不便,故夜间经济一般要求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实施。如,首尔市政府从2015年起,每周末在盘浦汉江公园、东大门、清溪川等地举办“夜猫子夜市”,打造周末夜间消费休闲目的地。 夜间经济业态组合丰富多元,文化艺术是重要引流剂。夜间经济活动包括餐饮、购物、旅游、体育、文创等多个方面。文化艺术正在成为吸引客流的新利器。如,纽约文化、艺术类场所众多,大都会歌剧院、林肯中心等每天晚上都会上演形式多样的精彩演出。又如,新加坡的仲夏夜空艺术节是各种灯光秀、艺术展与音乐会交织的盛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市民走出家门。 夜间经济管理高度依靠市场自治,需要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兜底。在纽约、伦敦、巴黎等城市,均设立“夜间市长”或类似职位,并成立相关行业协会,负责协调处理政府、经营者、消费者、居民的关系。同时,各大城市还通过完善夜间基础配套设施、延长公共交通运营时间、加强夜间社会治安管理等措施,切实保证夜间经济活动的秩序与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