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齐鲁青未了,东莞妹子看济南:仿佛掉进了一个时间:2019-11-18 14:03 浏览次数:
上周出差,从东莞来到济南,几天来的所见所闻所感,仿佛了掉进了一个文化的坑里——这坑好大好深,触手可及是历史,摩肩接踵是文化。 山东的文化名人真多。来之前,我只知道孔子,万世师表,两千五百年来对中国、亚洲甚至世界,影响之深远,能比肩者,恐怕只有耶稣了。东周时期天子羸弱,促成了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群雄竞起,鲁国之小,因孔子一人而大;齐国之强,更有管鲍之交的美谈;近代甲午战争血染刘公岛威海卫;“五四”风云缘起山东,齐鲁大地影响了整个中国。这些是我之前已有所闻的。当我来到济南,当地同事们不无自豪的津津乐道里,才发觉自己见识的匮乏。 首先,来段正的。甲午战争血染刘公岛威海卫,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大清国的海上防线被毁,继而有后来的《马关条约》,清廷不堪,一代名臣李鸿章硬生生背负了千古骂名。 再来些亦正亦野的。隋唐英雄秦琼的老家就在我们来回路过了几回的五龙潭公园里;宋代水泊梁山故事街知巷闻,水泊梁山就在山东;蒲松龄《聊斋》,嬉笑怒骂间纵横人神各界;“扬州八怪”之首郑板桥也在山东居官12载;看到酒店内的摆放的广告,骤然为自己的无知大吃一惊:原来王羲之、颜真卿就是山东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孔任齐州(今济南)知州,政务风清气正,还疏通了大明湖,今天我们还在享受这大明湖带来的美好。 大文豪苏东坡的名篇《水调歌头》,创作于山东密州(今渚城)的任上;更让我大开眼界的是李清照和辛弃疾居然也是山东人,趵突泉边便有漱玉泉,映照过李清照的美好少女时光;读过老舍的《济南的冬天》吧?原来还有《济南的秋天》写得更美更多情;连跟山东没有关系的徐志摩,竟将生命的尽头留在了济南……一个箩筐都装不下的文化!以致于在山东的几天里,偶尔听到有哪个文化名人,我都去百度一下,看看是不是山东人。 不要以为山东人的文化都是停留在久远的年代,有些行为人事,到现在还是文化的活化石。我们外出时多找滴滴车代步,非常巧,每一次的司机都是女的,中年阿姨有之,毕业不久的少女有之,服务周到,爽朗坦诚。我对跑滴滴的女司机是挺担心的,治安不好啊,对方总是爽朗地回一句:“没事,安全得很。”我惭愧得很,礼仪之邦,本来是大可不必担心什么治安问题的。 待得我们上桌吃饭时,主客排位着实讲究了一通。座位分主陪、副陪、三陪、四陪等,客人也分主宾、二宾、三宾、四宾,主陪在上首位置,副陪在对面,靠近门口(在我们的习惯里,这通常都是跑腿的人的位置),客人坐在主人的右手边,暗合了古人以右为尊的礼仪。反正就每一个客人都有一个主人在照顾着,夹菜喝酒的时候甭想开溜过关了。如此,第一顿饭我便栽了。同事说,在“批林批孔”的年代,山东是重灾区,许多的传统、物事都毁了,否则,规矩何止这些? 完成工作后,我们去参观山东博物馆。内里的宝贝之多是不需赘述的,从商周春秋战国往下数,齐鲁大地遍地是历史,不胜枚举。馆内偶遇一位退休了的志愿者阿姨,正在给一群游客讲述鲁国的故事,简直将一个个春秋时期的礼乐器皿讲活了。 山东文化人多。陪伴我们的冯前辈就是一个响当当的作家,还给我送了签名作品。斯斯文文的冯老师脑子里装满了故事,工余时间冯老师带我们穿街过巷寻味老济南,大明湖边听他讲典故,感觉将掘地三尺的文化味道都尝到了。看啊,王府池子街、芙蓉街一带,杨柳依依,家家户户、店铺机关的门口都贴着工整的对联——那可不是我们常见的“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之类,人家贴出的画风完全不同:“风皱一池碧水,水送万缕凉风”;“春风戏柳柳丝转,泉水润心心地宽”;“江山开眼界,风雪炼精神”、“溪留千载婉约影,亭记一滩鸥鹭声”……字体则是楷、行、草、隶精彩纷呈。 你除了可以看到数不清的泉水,还可以见识到每眼泉文化味十足的名字,什么“濯缨泉”、“双忠泉”等,都带着典故,让千年泉水也带着盈盈笑意,叹一句“芙蓉街里芙蓉面,杨柳烟中杨柳腰”!极可叹的是冯老师带我们去一个小馆子里吃的鲁菜,有一道竟是荷叶——嫩嫩的荷叶尖儿卷成小卷儿,碧绿碧绿,浇上一种淡红色的酸酸甜甜的酱,清香爽口,齿颊留香,仿佛荷叶田田的大明湖上吹来了习习凉风。哎,连吃也这么有文化! 离开济南的那天早上,同事带我们去吃地道的济南早餐:油旋+甜沫。油旋是一种带着葱香味的咸煎饼,很合我的口味;甜沫则不甜,是一种添加了胡椒粉的小米玉米蔬菜粉条等合煮在一起的粥样的流质食物,真个是“尝遍多味始觉甜”。其实招牌上的“旋”字是有“食”字旁的,但新华字典里查不到,电脑字库里也没有,应是这里独有的字吧——有些汉字是山东独享的,例如“郓、莒、鄄”,都是山东的古地名,沿用至今,而且别的地方都没有,估计带“食”字旁的“旋”字也仅此一处了。必须要说的是,这家躲在横街窄巷里头、门面不过二三十平方的店子,墙上挂满了各式牌匾,题写店名“软酥香油旋张”的人的名头大得有点吓人:季羡林,山东人也。店里传统油旋每个只卖3元,五香甜沫每碗3元,全济南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山东人崇文不崇商,儒家文化深到骨子里去了,倒成了难能可贵的不忘初心了。 要回程了,在济南机场登机。这会儿又带出了不一样的做法:安检通道分男宾、女宾专用——路过那么多机场,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通常都是男女混合排队、过安检门后,分别由男性或女性工作人员为旅客进行安检即可,只有这里,山东济南机场,排队等候时已分出男女不同,莫非是男女授受不亲?又或许山东女性地位尊崇,至尊的五岳之首东岳泰山,供奉的就是泰山老母:一座至刚的山,崇拜一个至柔的女性,历朝皇帝都来参拜。齐鲁多礼仪,又一特色也。 济南一行,想说的太多,聊聊数语,仅防日后忘怀。历史长河中,人和事都如沧海一粟;物换星移,根植于心底的文化却可以通过血脉承传下来。但现代生活对各种文化的扬弃和冲击,是进步还是退步,则是值得商榷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