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贵阳国资或出手接盘!深陷泥沼的迅游科技连录时间:2020-01-07 17:37 浏览次数:

深陷于2018年业绩大幅跳水、实控人质押爆仓及股东内斗白热化等泥沼的迅游科技,最近似乎终于迎来了一丝好消息。

今日早间,迅游科技(300467.SZ)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等正在筹划控制权变更,拟交易对手方为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后者实控人为贵阳国资委。目前交易方案正在确定过程中,尚未签署正式协议。

需要注意的是,这一份公告实际上是一则提示风险公告,鉴于“贵阳国资出手接盘”的消息传出,该公司连续多日涨停,至此其不得不出面发布提示风险公告。然而,即便是提示了风险,对于当前麻烦缠身的迅游科技来说,这也算一个好消息。

具体而言,受此消息影响,该公司股价12月18日、12月19日、12月20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截至今日收盘,其股价报于22.88元,最新总市值为5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贵阳国资接盘消息传出来之前,迅游科技也曾被成都高新区管委旗下的高投集团看上过,不过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据相关媒体报道,今年8月份成都高新区管委旗下高投集团欲接手该公司5%股权,彼时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以及陈俊与高投集团分别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高投集团拟受让5%的公司股份。

但遗憾的是,自该公告发出之后,这项转让协议便再也没有下文了,而在迅游科技三季报中,公司十大股东之中也并没有高投集团的身影,因此这项转让协议桂林装修便成了众人讳莫如深的“爽约”。

那么,对于深陷困境的迅游科技来说,还尚未成行的接盘计划能否成为迅游科技的一根“救命稻草”呢?

据相关资料显示,成立于2008年的迅游科技,主营业务为向网游玩家提供云加速服务,主要产品是“迅游网游加速器”。2015年,该公司在创业板上市,有着“四川互联网第一股”之称。

需要指出的是,该公司凭借着能够有效解决网游玩家在网游中遇到的延时过高、登录困难、容易掉线等问题的特点,也曾在市场活得“有滋有味”,股价也蹿到过“百元以上”。截至目前,迅游科技的网游加速器服务的游戏还包括了我们熟知的吃鸡游戏《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等。

那么,迅游科技如今为何会走到”股权转让被爽约,然后在接着靠股权转让续命”这一狼狈境地呢?究其原因,当前的迅游科技看上去就像一袭华丽的袍子,奈何里面却充斥这业绩连年亏损、实控人质押爆仓及股东内斗白热化等诸多乱象,而在这些乱象的影响下,该公司的股价也开始一蹶不振始终在20元出头徘徊,与曾经126.77元的高点相去甚远。

据财报显示,上市不久之后,迅游科技的业绩就开始初露“颓势”:2015年至2016年,营收分别实现1.72亿元、1.58亿元,同比下滑3.48%、8.07%;归母净利润0.59亿元、0.39亿元。同比下滑1.35%、34.11%。2017年业绩稍有起色,可是好景不长,2018年直接遭受了断崖式下跌。

财报显示,该公司2018年实现营收7.31亿元,同比增长162.76%,而归母净利润则亏损高达7.9亿元,同比下滑871.82%,不仅将前三年的盈利亏了个干净,还倒亏了6个亿。而截至今年3季度,迅游科技也仍未走出去年“业桂林装饰设计公司绩跳水”的阴影——营收同比下滑28.1%至3.8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1.57%至1.18亿元。

10月28日,迅游科技实控人袁旭因没有及时披露减持股份公告收到了一份来自深交所的监管函。据监管函显示,袁旭作为迅游科技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于2019年8月5日、8月6日因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迅游科技股票合计44.97万股,成交金额742.3万元。

彼时,迅游科技还发布公告解释称,由于公司股价下跌,袁旭在国海证券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触发违约条款,债权人通过集中竞价交易进行了强制平仓,导致袁旭的被动减持股份。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为止由于袁旭与迅游科技实控人之一章建伟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袁旭所持全部公司股份都已经被司法冻结。据最新三季报数据显示,袁旭持股数量21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78%),质押数量为2185万股,冻结数量为2185万股。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去年业绩大幅跳水,实控人股份遭全数冻结引人关注之外,迅游科技联合创始人内部上演的“宫斗剧”也同样抓人眼球。

9月5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和总裁相互罢免。其中,合计代表公司16.35%表决权的股东袁旭、陈俊共同提议免除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同时推举袁旭为公司董事长候选人。理由是章建伟作为公司董事长,缺乏对公司所处行业、发展战略、主营业务的理解,长期缺席公司战略制定、经营管理。

董事长章建伟则提议罢免袁旭总裁职务,理由则为袁旭提供材料显示其与迅游科技对外投资标的逸动无限、雨墨科技的实控人均存在背靠背的非经营性大额资金往来,涉嫌从公司对外投资中谋取私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涉嫌故意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及违反忠实义务等等。不过,截至目前,这一互相罢免决议桂林装修公司还未最终生效,仍需经过股东大会批准。

由此一来,被诸多麻烦缠身的迅游控股,便成为了外界眼中的“烫手山芋”,而这也或许是高投集团最终放弃受让迅游科技公司5%股份的一大原因。因此,从这里可以看出,迅游科技想要靠着贵阳国资接盘而翻身的希望或许也将是一个变数,毕竟这项转让协议还未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