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贺铸这首词纵论天下历史,讽刺了一种人,赞美时间:2020-01-07 17:37 浏览次数:

据史料记载,北宋著名词作家贺铸,长得是身高七尺,豪爽仗义,同时又温柔多情,他生活在北宋晚期,喜欢谈论天下事,他是处理政事的一把好手,可是却一直都是一些小官,不得伸展自己的胸怀和抱负,所以,我们可以从他的一些词作中,看出他那种怀才不遇、悲愤交加的感情,比如这一首著名的《将进酒》词作。

《将进酒》原词牌名为《小梅花》,由贺铸改为新名,《将进酒》本是乐府旧题,多用来抒发名人志士怀才不遇的情怀,自花间以后,多以婉转低沉的格调入词,再次用来抒发悲愤之情,还是以贺铸为先。

这首词,借古抒怀,写得慷慨激昂,可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将历史上那些追名逐利之徒、蝇营狗苟之辈,嘲讽的入木三分,同时将自己超然物外的情怀也抒发了出来,妙在全词幽默而又不失哲思,风格豪迈旷达,是贺铸极佳的一首咏史代表作品。

将进酒(小梅花)贺铸城下路,凄风露,今人犁田古人墓。岸头沙,带蒹葭,漫漫昔时流水今人家。黄埃赤日长安道,倦客无浆马无草。开函关,掩函关,千古如何不见一人闲?六国扰,三秦扫,初谓商山遗四老。驰单车,致缄书,裂荷焚芰接武曳长裾。高流端得酒中趣,深入醉乡安稳处。生忘形,死忘名,谁论二豪初不数刘伶?

开头几句,从路边的凄风惨露一直写到岸边的蒹葭苍苍,将从古至今的变化一笔概括,让人读来有一种世事苍苍、沧海桑田的桂林装饰设计公司感觉。词人写道,城下的道路,千百年来经受着风吹雨打,路旁古人的坟墓现在已经变成了耕种的良田;岸边沙田上,是苍苍的芦苇,原来正是河流经过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村落。词人从这种宏观的角度来写,就立马带给人一种巨大的时空感。

所以,由此而引出下文的各种世俗行为,便更加有说服力了。“黄埃赤日长安道,倦客无浆马无草”,长安道上,到处都是人倦马疲的过客,他们奔来走去、争名逐利、你争我抢,到头来,不也是“今人犁田古人墓”,一切都会变成空吗?为什么有些人总是执迷不悟呢?“开函关,掩函关”,意味着改朝换代,意味着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如果将其放在久远的历史背景下,改朝换代也只不过一刹那间的事情,可是千百年来,为什么仍有人停不下来呢?这样一问,再和前面的宏观背景相比较,讥讽之意尽显。

到了下片,词人具体列举了两种人,但是态度却正好相反,一种嘲讽,一种赞美。他先从秦末这段混乱的时期说起,“六国扰,三秦扫,初谓商山遗四老”,秦失天下,群雄共逐之,陈胜吴广率先起义后,六国的后裔也各自为王,天下乱成了一锅粥,继而项羽扫灭秦朝,又有楚汉相争,可谓打得不亦乐乎。而在这混乱的局面中,商山四皓,却一直置身事外,似乎对功名利禄看得很轻。

然而,“驰单车,致缄书,裂荷焚芰接武曳长裾”,当统治者带着礼物,驰着豪车,拿着书信,去招募他们的时候,他们竟然也毫不犹豫地放下隐居的服饰,来到帝王门中效力,这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一句“裂荷焚芰……”当真是嘲讽的幽默无比。

于是词人对这些隐居者也失望了,那么他赞赏的又是什么人呢?原来,他赞赏的,是酒徒,“高流端得酒中趣,深入醉乡安稳处”,阮籍、刘伶等竹林七贤,他们只在酒中寻找无穷的乐趣,在醉乡中应对混乱的天下,这才是真正的“高流”!于是词人得出结论,“生忘形,死忘名,谁论二豪初不数刘伶”他们生前放浪形骸,死后无功无名,谁又能说当初的公子、处士能桂林装饰公司胜过他们呢?

一般咏史词或咏史诗,都是抓住某件具体的历史事件来抒发感情,但是贺铸这一首却是在总结历史发展后将古今契合,他抓住了历史上的普遍现象,来表明自己的结论,这要比单纯地抒发某件历史事件更具感染力,由此可见,贺铸的才华是非常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