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2019世界地球日:“在大自然中,没有物种可以单时间:2020-01-09 17:51 浏览次数:

1970年4月22日,20万美国人走上街头、公园,礼堂,抗议重污染化工厂、发电厂、有毒垃圾场、农药等对人类环境造成的伤害,呼吁人们停止破坏,热爱地球,从而人类现代环保运动的重要节日——“世界地球日”诞生。时至今日,“地球日”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民间约定,每年有超过十亿人参与庆祝,用自己的行动来促使更多人改变观念,投入环保全球事业。

“在大自然中,没有物种可以单独存在”,蕾切尔·卡森 1962年在《寂静的春天》里的名言至今仍振聋发聩。数以百万计的人类喜爱、熟悉的物种都是大自然给我们星球的馈赠,不幸的是,人类在肆无忌惮地打乱自然平衡,气候变化、森林砍伐、栖息地丧失、非法贩运、偷猎、虐待等都直接或间接地酿成了眼下的残酷局面。

2019年“世界地球日”便以“保护我们物种”为主体,唤醒人们对世界物种生存的理解和认知。值此特别时刻,“纽约野生动物电影节”(New York Wild Film Festival )组委会来到上海,并于上海纽约大学举办2019年度特别放映会,分享世界环保人士用镜头记录动人故事,以及他们对生态保育、物种保护的坚定信念和真挚情感。

“纽约野生动物电影节”是纽约首个以环保、野生动物保护等为主题的国际电影节,如今已走到了第六个年头。每年,来自全球各地的野生动物摄影师、纪录片导演和致力于环保、野生动物保护倡导的公益组织都踊跃参评,呈现自己倾力拍摄的动人作品。2019年,电影节特等奖作品《国王的守护者》(The King’s Keeper)便是年度代表佳作,导演Thomas Rowell也亲临展映现场,分享了他在印度的6个月拍摄心路。这部围绕马戏团大象、大象守桂林装修公司护者的命运与羁绊的短片,赢得了如雷贯耳的掌声和震撼内心的感动。

12分钟的短片由两个核心人物而展开——土生土长的印度人Prahlad和大象Gajraj。已近中年的Prahlad打小时候开始他就在印度一家马戏团以训练大象为生,“我记不得自己年纪,但记得当时我就开始一直外出巡游,马戏团在哪儿,大象就在哪儿,大象在哪儿,我就在哪儿”,镜头里的Prahlad说。

他从未上过学,也很少和家人相聚,驯象师,是大家给他们的职业称呼。但事实上,为了达到马戏团的演出效果,驯象师不得不使用暴力——用沉重的金属链条鞭打大象。Prahlad在短片中简单回顾了当年残忍驯象的细节,还有一些马戏团大象表演的“生动”画面。在马戏团的表演大象病故后,上有老下有小的Prahlad来到了印度马图拉大象保育和护理中心,遇到了70岁的 Gajraj。

“Gajraj”意味“大象之王”,在过去的50年里,它一直生活在寺庙里,被铁链禁锢、鞭打,受虐。“当我在中心看到从救援大巴下来的Gajra时,我就觉得和它投缘,就决定全心全意和它一起”,Prahlad回忆起来。两年半里,他夜以继日地照顾着Gajraj,导演剪辑了一组日常生活的镜头,比如Prahlad拿着新鲜的蔬菜、水果、坚果喂食,抚摸它的脸颊,还有料理大象拉撒等。

由于长年受虐,Gajraj不得不每天接受驻园兽医的治疗,兽医则每天都要来为它清洁经年累月下的各处旧伤。Prahlad每次都陪在它的身边。“好在它现在不用再受到那样的残忍对待了,我们会治好它的”,他边安抚着“大象之王”一边说,“Gajraj就像是我的父亲,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不要和他分别”。这句话让全场再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那是每个人被感动的证明。

生活在当代社会的普通人对于大象的了解很有限。事实上,大象是世界上最桂林装饰大的陆生动物,亚洲象的数量在上个世纪从20万急速下降至4万。它们是生态平衡的重要物种。在野生大象居住的地区,某些植物和树木种类完全依靠大象来传播种子,从而得以延续。同时,大象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能在镜子中识别自己,即有自我意识的动物,它们能对感知复杂的情感情绪,例如爱、愤怒、悲伤等等。它们巨大的脑袋是它们存储、调用记忆的工具,所以人们会说“大象永远不会忘记”。

“人类还能怎样做来保护大象?” Thomas Rowell想用影片来引发更多人思考。“除了停止象牙贸易、反对狩猎、支持可持续生态,人们也有必要了解大象的生存现实,因为不同于在动物园被安心、善良对待的大象,曾经长期经受暴力的‘工作大象’多被用来娱乐,马戏团大象背骑、寺庙大象沦为赚钱工具,人类需要自我教育和反思自己犯下的恶行”,他在接受采访时动情地说,“整整一个月,我看着兽医天天来为Gajraj清理伤口,场面真叫人痛心,而工作人员告诉我,从它到救助中心的第一天开始,治疗就不曾停止,这些人类造成的残暴伤害,需要漫长的岁月来治疗,没有借口可以推脱,没有责任可以推卸,只有我们才能治愈我们对它们造成的伤害”。

作为美国国家地理探险家,出生于北卡罗来纳州的Thomas Rowell常年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还曾在肯尼亚、美国拍摄了犀牛保护纪录片。近两年,他与印度野生动物救援组织“Wildlife SOS India”深入合作,新作将聚焦于印度懒熊的生存现状。目前,可通过brothermountain.com和wildlifesos.org欣赏、了解他的原创作品及野生动物保护动态。

除了《国王的守护者》,其他七部来自西班牙、美国、法国、加拿大的内容和风格各异的影片也让现场观众受益良多。动画片《公园的一天》生动地通过祖孙对话,启迪人们反思时代发展对人类生存的影响。《RJ Ripper》让人看到尼泊尔少年用垃圾废料制作自行车并实现自己骑行梦想的决心。《失重》详细记录了法国阿尔卑斯山到巴西海岸惊险滑雪历程。《混音马达加斯加》中人们则跟随声学生物学家进入马达加斯加聆听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声音。还有呼吁保卫野生小头鼠海豚的《小头鼠海豚》,以及致力于反对非法伐木和腐败斗士的利比里亚活动家Silas Siakor的感人心曲。

“纽约野生动物电影节”已是第三次来到上海纽约大学,成为了更多年轻学子和全社会了解全球环保动态的平台。去年的展映上,有中国导演张允平的身影,他的短片《寻找圣诞树》记录了攀登人何川、刘洋攀登圣诞树冰瀑的过程。凭借此片,张允平也成为首位入围班夫山地电影节的中国户外人。

“纽约野生动物电影节”执行董事Constance Bruce在展映会上表示,“再次来到上海令我们非常激动,纪录片能改变人们看世界的方式,希望通过影像,打开我们对地球更多的了解,为守护它可持续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桂林装饰公司力”。 今年所有参展影片的资讯都已公布于nywildfilmfestival.com愿更多人能参与环境、野生动物保护的事业中,共创地球家园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