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抱歉,杨超越救不了她们,虞书欣也不行!时间:2020-05-15 09:34 浏览次数:

从《青春有你2》开播到现在,在节目中有姓名的练习生几乎都没有是因为实力出圈的。大多数是因为各种各样奇葩的瓜,所以被网友调侃成《青春有瓜》。

节目播出四期就被网友扒出三个练习生疑似是小三,插足他人感情、叫嚣威胁原配、不伦师生恋等各种惊掉下巴的猛料轮番被抖出来。

镜头前软萌可爱的小姐姐背后却是校园霸凌者,扇人耳光、恐吓同学,甚至拍摄智力有缺陷同学的私密照上传到网络。

似乎爱奇艺在早期,也想要复刻当年引起争议而爆火杨超越的故事呢。(可超越妹妹虽然实力不行, 但起码人品没啥大问题吧?)

看着现在的女团选秀节目,羊不禁有个疑惑:我们为啥想找出十几个德才兼备的小姐姐组成女团有这么难?

其实,在2018年《创造101》播出之前,有一档纪录片《女团》中显示,中国目前现存的出道女团已经超过了200个。

但真正被大家知晓的寥寥无几,其中一个号称“斥资五亿、耗时三年”打造的超级女团1931。30个人的女团只有20个粉丝,直到解散那天才被大众知道,一举成为史上最贵的18线女团。

你们知道颖儿也是一个很贵的18线女团出身吗?而且这段历史异常神秘,翻遍全网也只找到寥寥信息,几乎是查无此团的地步。

当时正值08年的“艳照门”事件,Twins的组合因此受到影响。这时一位内地“金主”就想搞个女子组合对标Twins,希望能在内地也掀起一股女团潮。

于是他签下了颖儿,又找来另一位成员“静儿”,斥巨资把她俩包装成“后天双胞胎”,不仅造型就连肤色体重都严格控制到一模一样,还为她俩的组合起了一个巨洋气的名字——漂亮宝贝。

当时他极力捧这个组合,重金买下红极一时的M2M的《pretty boy》的中文版权,请来顶尖专业团队为组合化妆造型、拍摄宣传照MV。最终推出了这首《漂亮男孩》作为组合主打歌,并在新浪、搜狐、天涯各种平台卖力吆喝。

当年颖儿20岁生日,扬子还特地召开记者会为颖儿庆生,从合照站位就能看出颖儿受宠程度,老板娘黄圣依都只能站在边边上。

虽然扬子下了百般功夫力捧“漂亮宝贝”,但各种资源砸下去一点水花都没有。不是羊吐槽,就扬子起这名字再砸多少资源都难火。

但扬子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是人的问题,两个捧不火那我就再招两个继续捧,于是这个组合陆陆续续招了好多成员,由黄圣依带队在大众面前混个脸熟。

最后这个组合的结局羊就不说了,反正是解散那天都没人知道的地步。颖儿也是后来靠出演电视剧才火的,另一个静儿到现在都查无此人。

有相似境遇的女团还有很多很多,基本都是轰轰烈烈的开始,花完所有资金就散摊了,甚至都不曾有人知道她们的存在。

我们有14亿人口,练习生库存、宅男储备和粉丝市场,都是日韩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有人有钱有市场。

Hello Girls成员之一的张楚寒在跟反对自己当女团的父亲争吵时,父亲说了一句“你没有别人的那种冲击力”。

张爸口中的“冲击力”包含的东西太多,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不过羊放张中韩女团对比图,你们或许就能理解其中的差距在哪了。

在这个问题上,韩国应该最有发言权。放张图你们感受一下,下面是《创造营2020》的发布会现场的几位导师合照,有发现这张合照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发现了吗?黄子韬、宋茜跟鹿晗都是韩国SM公司的练习生出身,所以这个站姿被粉丝称为是“SM祖传站姿”,所有从SM出道的艺人出席活动都是这个站姿。

追星女孩应该都听说过韩国练习生严苛到不近人情培训制度,这些培训不只是唱歌跳舞还包括形体、表情管理等各个方面。

除了上文中的站姿培训,还有像艺人最常面临的镜头闪光灯,她们都有专门培训如何面对镜头不眨眼、做好自己的面部表情管理。

韩团里最有名的就是“刀群舞”,十几个人的组合舞蹈动作能做到像粘贴复制一样齐。为了这个“齐”,他们一支舞可能一练就是一整年。

这些都是请了最专业的师资力量,组成像学校一样的教育体系,渗透到练习生生活的各个方面,从穿衣妆容到形体仪态,更不用提最基本的声乐舞蹈,每一项都极为严格的教导。

这种培训短则三五年长达十几年,有部纪录片是记录韩国练习生之神的,那位练习生整整训练了15年才获得出道的机会。

我们的练习生之神据说是张艺兴,到韩国之后也是足足当了五年的练习生才获得了出道机会,这才有如此扎实的舞蹈功底。

如此严苛的训练为的就是获得出道的资格,每年都会有数百名练习生参与出道竞争,最终能成功出道的人不超过10%。

竞争同样残酷的还有日本,虽然相较于韩国“先封闭训练,后大势出道”的模式来说,日本的养成式出道是给了成员更多的曝光机会,但若想要有持续性的曝光确实难上加难。

比如说一年一度的总决选,需要奋力让粉丝为自己投票,最终票数的高低决定着未来一年里公司资源的分配。

面对着一个上百人的团体,曝光量逐渐形成两极分化,曝光越多获得票数越多,而票数越多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如此残酷的竞争机制也不断迫使这些练习生们提升自我,或者是去想尽办法维护粉丝关系。

对比日韩我们的新生代女团,仅仅培训不到一个月就可以参与出道节目,既没有系统化的训练体系,又没有过大的出道竞争压力。

导师更是说不得骂不得,C位表现不好韩国导师严厉批评并替换成更合适的人员,而中国导师只是说句不合适学员就能当着镜头的面说脏话。

在经历了基本业务训练后,艺人成功出道,这个时候艺人基本功定型想再提升魅力就要靠舞台包装了。

众所周知韩国包装术那是一顶一的,从化妆造型到舞台灯光再到剪辑,每一项都搭配的天衣无缝。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韩国艺人头发都是五颜六色的,因为团内人数众多,这是最快让粉丝辨认区分的办法。

有时候打歌服必须保持一致,造型师就会在一些小配件上花心思,在一片和谐中突出每个人的小特点。

日本女团因为人数众多,所以打歌服是一个工作量巨大的任务。在采访AKB48的服装部时工人人员透露,整个部门要为350位成员制作上万件打歌服。

我们来看看其中一件打歌服的细节,这些都是根据成员自己想要的风格,服装部为其专门定做的,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

再来看看舞台打光,韩国的光束是柔和且正好打在艺人正脸上的,而国内综艺则是从头顶直接打下来,硬生生的照出一种诡异感。

此外中国综艺还喜欢用各种五颜六色的镭射激光,企图营造出一种酷炫感,结果却搞得像不伦不类的KTV迪厅。

另外在后期加入各种花里胡哨的特效和滤镜,企图渲染舞技高超,结果却还不如饭拍有魅力。

一个成功的女团靠的不仅仅是舞台上的几个小姑娘在卖力的蹦蹦跳跳,同样需要依靠后边数以千计的专业工作人员,为其量身打造专属出道路线。

而我们的女团则两边都只学了个皮毛,学习韩国练习生选拔模式却没有足够的专业老师进行系统化教学,选拔完再套用日本养成式发展模式却没有足够的专业的表演舞台给成员展示。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的女团看起来没有所谓的“冲击力”,而来中的日韩女团颜值容易翻车。

那么流量怎么来呢?这两年流行的方式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个大概了,那就是“搞事情”创造话题与讨论度。

说到这里是不是就能理解文章开头提出的“我们的女团综艺里为什么各种牛鬼蛇神版的杨超越愈来愈多了”。

节目播出平台则是典型的“赚快钱”的经典案例,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提高收视率,至于女团的质量、出道后的存活时长都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就频频出现恶意剪辑搞事情的现象,谁有话题度能带来流量那么谁的镜头就会多一点。

这样获得的流量红利终究有消散的那一天,要么经纪公司资金链短融倒闭一窝散,要么重新换一批更有“话题”的女孩从头再来一遍...

没有成熟的体系与专业队伍,女孩们只是资本赚快钱的工具。几年之后资本或是赚的盆满钵满离场散去,或是换批更年轻的女孩重新开始。女孩们用这几年宝贵青春学会了什么?炒话题?立人设?

资本许下的“女团梦”就像一个诱人的赌局,吸引着女孩们拿自己的青春去圆梦,但真正赌赢的又有几个呢?

有实力的妹妹得不到看见(像青你前期3 A的喻言,几乎没有镜头),而一些自带话题度的妹妹,在节目早期被剪辑被爆黑料,被节目用来吸血后抛掉。

可这不仅仅是由一两个人造成的,是整个行业都在进行一种恶性循环,而大众对黑料和炒作的过度关注,也会助长这样的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