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历史表明“最佳新演员奖”是个黑洞,易烊千玺时间:2020-05-16 10:20 浏览次数:

尽管仅有尔冬升主席13分钟的颁奖时间,尽管没有拿到最重的影帝奖杯,但是2020年香港金像奖上,易烊千玺的最佳新演员奖为《少年的你》开了个好头,最终让《少年的你》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等八项大奖。

虽未能如愿成为金像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但最佳新演员奖已然说明过去一年中易烊千玺的努力成绩。

《少年的你》是改编自玖月晞连载于晋江文学网的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讲述在高考前夕,在霸凌事件背景下,两个少年男女彼此用拳头和心灵相互守护的故事。

在片中,易烊千玺饰演了辍学的问题少年小北。这个角色和易烊千玺的形象有很大的不同,尤其在2019年他引人关注地饰演了《长安十二时辰》后,贵公子的形象深入人心,与低到尘埃里的小北南辕北辙。

在2019年《少年的你》上映时曾经命运多舛,有一种说法是“整个娱乐圈都在等他长大”,在自己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中,易烊千玺真正成为了一个演员,导演曾国祥曾形容他“每天都在进步”。

易烊千玺也由此成为2019年华语男演员中最具人气、上升速度最快的一个,而《少年的你》此后不孚众望在多个影展中拿下多个大奖,也让人对四字弟弟的获奖增加了无限期待。

不过此次惜败于老戏骨太保,也并非运气不佳。从年初至今的三项华语电影颁奖礼上,太保都在最终时刻击败了大热门易烊千玺,显示了自己的厚积薄发的雄厚实力,以及靠影片《叔.叔》的强大口碑。

翻看39届的金像奖“履历”可知,38位历来的该奖项获得者(首届没有该奖项)中,只有获奖的郑裕玲、袁咏仪、舒淇、张柏芝、林嘉欣和谢霆锋等六人,后来又继续在表演事业上更进一步,拿到了更高更重的奖杯。

而其余三十二人或者很快退出娱乐圈,或者一直在影坛沉沉浮浮,至今没有太大成绩,可以说这个“最佳新演员奖”是很多新演员的黑洞。

而即使如上六人中,能够一直坚持表演事业的也几乎只有半隐退的林嘉欣了。在2015年凭借《百日告别》拿下了金马奖影后的桂冠后,虽然接片速度不快,但依然可以在大银幕上看到她的身影,2019年春节档她还参加了《廉政风云》的演出。

而比她年龄更小的谢霆锋,在1998年靠《古惑仔少年激斗篇》拿到“最佳新演员奖”,后来凭着《线人》拿到金像奖影帝后,便失去了动力,除了在综艺节目里忙活做菜捞金,和天后谈恋爱外,已经看不到有演戏的冲动了。

据说去年拍了和甄子丹一起拍了《怒火战》,陈木胜电影一向以硬核动作著称,这样的谢霆锋还稍微让人能有所期待。

他的前妻张柏芝则已经完全脱离了演艺事业,从不断爆出的各种负面消息来看,带着三个孩子的张柏芝虽然不缺钱,但是已经在很多人眼里活成了一个笑话。

当年靠《阿飞与阿基》夺得最佳新演员奖,然后在1994、1995年又两度夺得金像奖影后,是金像奖历史上蝉联影后的第一人。

可是那之后据说是耍大牌得罪了成龙,得罪了整个香港影视圈,不得不出走台湾,在最该盛放的时候慢慢枯萎了。

作为当年无线长剧中和周润发著称的最佳荧屏情侣,她也是在1984年就拿到了最佳新演员的奖项。

得奖后她又在短短7年之内就拿到了金马奖影后(《太阳月亮星星》)和金像奖影后(《表姐,你好嘢! 》)的殊荣,是整个八零年代最风光的女星。

但是在大满贯之后,已成亿万富婆的郑裕玲无心再在片场颠三倒四地为生活奔波,曾经闻名、拼命的郑九组开始专心享受在TVB做阿姐的日子。

可以说在后来又获得影帝影后的六人中,郑裕玲的演戏资质和天赋最好,但过早放弃也最可惜。

时至今日,我们只能找到她养吕方的长短脚之恋的绯闻,以及不断整容后让人“触目惊心”的面容的新闻了。

舒淇的退出也颇为可惜。尽管在2019年还上映了她的新片《上海堡垒》,但电影在2017年12月她宣布暂时息影前就拍完了。

老外眼中台湾最美的女孩,依然那么风姿绰约,但看不到她在大屏幕上,是所有影迷的遗憾。

像1988年得奖的林国斌,曾经是成龙的成家班中的颜值担当者。那一年他凭借着《省港旗兵续集》夺得这一奖项。

在成家班无数武师中第一个看到当明星的光亮,后来成家班解散他顺其自然当了演员,高光时期还是香港天后梅艳芳的前男友,和周星驰一起主演过《破坏之王》,和李连杰主演过《鼠胆龙威》,然而也就如此了。

2007年甄子丹的《导火线》上映时,影迷们还以为林国斌会有和甄子丹对打的重头戏,结果没多长时间就领盒饭走人了,让人有些唏嘘。

他在《今夜星光灿烂》中和林青霞的姐弟恋演得让人心动,是当时最出色的新星。即便后来主攻主持行业,也曾经无限风光。可随着台湾综艺节目的发展越来越快,观众们原来熟悉的吴大维渐渐被吴宗宪、黄安等人取代,现在都没什么知名度了。

尽管他的风光多数在电视上,他失误的一步是从亚视的当家小生跳槽到TVB后成了二流演员,尽管舞台更大了,角色也更为人熟知,但是空间却越来越小了,只有绯闻越来越多,最后竟然转行卖保险无心演戏了。

刘玉翠获奖的《庙街皇后》显然没有她后来参加1997版《天龙八部》演阿紫那么出名,她也确实是在获奖后于影坛上没有什么表现才加入的TVB,但电视剧出名的也寥寥数部。

梁琤曾经靠《黑猫》火了一时,也曾经被寄望做90年代的打女,但是李赛凤、杨紫琼都不吃香了,梁琤在影坛上哪还有什么位置啊。

她后来也仅仅在《金枝欲孽》中演被打入冷宫的妃子还引起观众的关注。不过最新的消息是她将出演王晶的《新倚天屠龙记》中的灭绝师太,不知道能不能重拾昔日的荣光。

最佳新人奖三十几年来成材率实在是不高,而且让原本有些资质和能力的演员在获奖后反倒是好像束缚了手脚,再无作为。

像在乐坛本来很有发展实力的巫启贤,他主演的《慈云山十三太保》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个人的表现确实有目共睹,得奖也是实至名归。但这位大哥好像就此不仅在影坛止步了,连歌都不好好唱了。

前几年还在各种音乐比赛中充当毒舌评委,随着音乐综艺的滑落,我们好久没见到唱演作俱佳的巫启贤了。

秦海璐也是一位不太有作为的演员,尽管她的表演实力一致公认。但是在《榴莲飘飘》后她很长时间内都在专注和大款谈恋爱,《到阜阳六百里》时又有了一点惊艳之感,但又埋头在电视剧领域捞金,对演技的琢磨和渴望好像没有那么多动力。

他也确实不负众望地演过《新警察故事》《苏乞儿》《特殊身份》《激战》《寒战》等多部大制作,可就是迟迟打不出来。

已经43岁的安志杰,在这个年纪上很难再在动作片上有太多突破了,尤其是在当下香港电影式微后,动作电影快绝迹的情况下。

其他那些曾经拿到“最佳新演员奖”的演员们,也大多昙花一现,暂时的风光过后便湮没在浩瀚的星河中。

因此,从历史情况来看,易烊千玺得到的这个奖项并没有什么好的数据结果。但历史是要靠个人来创造的,尽管有三十多人不成材,也还有郑裕玲、舒淇、谢霆锋等人走到了表演的最高奖项边。

在《少年的你》中他已经展现了自己作为演员的天赋,在影视表演以外他还有着诸多破圈的成功——时尚领域、公益领域甚至是艺术创作领域,还有不可预知的成功可能。

易烊千玺能否打破“香港金像奖最佳新演员获奖后无作为”的历史,似乎是一个根本不值一提的事情,希望一年之后我们再回来看这个话题的时候想到的,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