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湖湘群星谱丨黄国璋:“地理三杰”之一,现代时间:2020-01-08 20:50 浏览次数:

《地理教学》是西北联大地理系在抗战时期恢复发行的一本地理学刊物,它不仅是陕西地学期刊的先声,也是我国西北地区较早的地学期刊之一,时任西北联大地理系教授的黄国璋先生是该刊的创办者。黄国璋是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地理教育家,与丁文江、翁文灏合称“地理三杰”。他以世界的眼光进行西北地学研究,对西北乃至中国地学研究的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

黄国璋,字海平,祖籍湖南省湘乡县城黄泥坪(今属湘乡市望春门办事处)。1896年8月5日出生于上海,青少年时光在湖南长沙度过,先后就读于东山高等小学堂和湘乡驻省中学,与毛泽东算是小学到中学的校友。

1919年,黄国璋从长沙雅礼大学(美国创办的教会学校)毕业后,在该校中学部教英语和地理,兼任教务长。在地理教学中,他接触到魏源的《海国图志》和德国学者洪堡、李特等人的著作,通过比较西方与中国的地学历史与现状后,认识到我国地学落后,国土疆界混乱,以致遭受西方列强的侵蚀。他认为,将西方先进的地理科学方法运用到国内地学研究中,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国内落后的地学状态,也有利于捍卫国家领土,开发利用资源,还可以提高广大人民的爱国之情。

1926年,黄国璋作为我国出国学习经济地理第一人,进入美国纽芬雅鲁大学理科研究院学习,当年就以优异的成绩从该校毕业。次年,他进入芝加哥大学地理系攻读研究生,师从著名人文地理学家亨丁顿,一年后毕业。留学期间,他阅读了大量欧美近代科学发展史和地理学专业书籍资料,系统掌握了野外考察方法和绘图技术,并亲自到美国一些草原、峡谷考察地理地貌,获得丰富的地学实践知识。

1929年,黄国璋任南京中央大学地理系教授、系主任。在《学习本国地理第一要义》中,他阐明:“学习本国地理的第一要义,就是要明了我们国家的伟大,我们国家的可爱,唤起民众、一般国民的国家观念。”在教学中,他循序善诱,强调与学生的互动,且授课语言朴实,内容生动,充分调动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在他的引领下,“地理新潮滚滚东来,在国内新兴科学中,俨如异军之突起”,有力地冲击着我国传统的记述型地志学。

1936年8月,黄国璋被聘为北平师范大学地理系教授兼主任,他采取了多种办学措施:一、打破门户偏见,广泛召集国内外专家学者来系授课;二、派教授前往中学任教,探索中学地理教学改革之路,并发现培养地理科学新人才;三、亲自制定教学大纲、教学计划,引入国外先进的地理科学,充实教学内容;四、制订野外实习及考察计划,并纳入教学大纲;五、极力改善教学条件,将中英庚款董事会资助的2万元大洋,全部用于购买图书仪器等,这些举措为北师大的地理学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可以视为北师大地理系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一年以后,北师大地理系人才集聚,教育质量大幅提升,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

此外,他还组织王均衡教授及北师大附中地理教师组成中小学地理教材编写组,有计划地编写并出版了大量中小学地理教材、教案和参考资料,绘制出版了多种地理教学用图和实习用图,对当时全国地理基础教育的改进起到重要指导作用。

1940年,黄国璋应中英庚款董事会的邀请,前往重庆北碚筹建中国第一个地理研究所并任所长。

抗战胜利后,黄国璋重桂林装修公司返北平,再度出任北平师范学院(1948年恢复北平师范大学名称)地理系教授兼系主任,北师大代教务长、理学院院长。从1948年年底到1949年1月,他顶住国民政府的胁迫,拒绝出逃台湾,并与广大师生一起护校护产,使北师大地理系完整地回到新中国手中。北平解放后,他出任北师大校务委员会常委。

1952年,黄国璋在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中被调往西安师范学院(陕西师范大学的学身)任地理系教授、系主任,为日后陕师大地理系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1958年,他带领师生200余人在陕西城固县进行了“湑水河流域综合考察与规划”的生产实习,这也是有史以来地理系规模最大的一次综合考察实习。

在西北联大期间,黄国璋引入西方地学的研究方法,并结合西北地区特色,极大地推动了西北地学研究的发展。期间他应中英庚款董事会之邀,与邵逸周率30多人的考察队,经历了6-12月的酷暑与严寒,翻山越岭,赴川康地区考察。从而获得有关这一地区地理环境、民俗风情的大量资料,增进了汉族与边疆少数民族的相互了解与情谊,这也是抗战期间我国后方进行的一次规模较大的科学考察。

教学以外,他还进行了《地理教学》的复刊活动,这份杂志的存在为我们提供了研究西北联大时期学术研究的重要文献。

黄国璋在西北联大待了仅两年时间,但这段经历对他的学术研究却有着特殊的意义。首先,他在科研方向上发生了一次转向,从此之后,他研究的主要对象以西北地区为主。其次,他对西北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后来在陕师大工作期间,他依然对汉中念念不忘,在组织编写“陕西省分区地理志”时,即由“汉中专区地理志”开始,为此他还亲自拟定了编写提纲(陕西省10个地市的分区地理志于1987年完成并全部出版,这在全国是首例)。同时,他还编著有《渭水河流域报告》、《陕西经济地图》等,为陕西经济发展起了重要的参考作用。

桂林装修

除从事地理教学以外,黄国璋还积极参加和组建学术协会,他曾长期担任中国地学会的主要领导,同时还是中国地理学会的创建者之一。中国地学会是由著名地理学家张相文于1909年在天津创建的,次年该学会创刊《地学杂志》,为我国发行最早的地学刊物。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局动荡,中国地学会被迫暂停活动,《地学杂志》发行至181期。1946年黄国璋回到北平后,以中国地学会总干事和北平师范大学地理系主任的身份,与时任辅仁大学历史系主任、中国地学会理事张星烺教授(张相文之子)取得联系,共同恢复中国地学会的活动,之后重新推举张星烺担任理事长,黄国璋任副理事长兼总干事。1948年9月,中国地学会以张星烺、黄国璋为代表参加了12个科学团体举行的年会。解放后,1950年夏,党中央在北京召集全国各界自然科学代表,商讨筹建全国科联等事宜。中国地学会代表黄国璋和王成组与中国地理学会(1934年竺可桢在南京发起成立)的代表李春芬、李旭旦借此协商南北两会的合并,决定组建新的地理学会,推举竺可桢为理事长,黄国璋为副理事长。由此看来,黄国璋对中国地理学会后期的恢复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担任地学会干事的二十几年中,黄国璋积极倡导并发起研究会,相继成立了地理丛刊委员会、中小学地理教学研究会、中小学课外读物编纂委员会,先后编纂出版《亚洲地形图》、《河北地形图》及其它教学用图。

黄国璋还积极创办地理学刊物。1934年他参与创刊《地理学报》,这是当时最具权威性的地理学刊物。

1937年1月,由他主持编纂的《地理教学》双月刊创刊,面向全国发行。该刊以推广地理教育、普及地理知识、促进我国地学事业的发展为宗旨,并以激发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维护祖国领土完整为主要目的。这是中国第一份具有地理教育特色、传播和论述基础地理教育的刊物。不到半年,该刊连续出版四期均快速售罄,发桂林装潢公司行量超过七百册。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京津地区沦陷,北平师大迁至西安,《地理教学》被迫停刊。至1939年,西北联大的教学、教研工作有序展开,为复刊提供了时机。当年7月,停刊两年的《地理教学》在陕南城固复刊,由于时处战乱年代,人力、物力和经费等严重匮乏,复刊不久的《地理教学》又陷入停顿状态。直至1947年3月,他筹措《地理教学》第二卷在北平正式复刊,至年底发行4期,战后因物价飞涨,资金不足等问题,最终再次被迫停刊。虽过程艰难,但《地理教学》刊发全国,撰稿者多为地理界有名学者,如张印堂、周立三等,对我国抗战时期在地学教育、普及和学术研究方面起到促进作用。

在重庆任地理研究所所长时,黄国璋直接创办了学术性刊物《地理》,并于1941年4月1日正式发行创刊号,成为抗战时期地理学学术研究与传播的阵地。

黄国璋创办了多所高校的地理系,培养了许多地理学人才,同时,他还通过组建协会与创办刊物的方式,促进、传播和普及了地理学,所以我们说他是地理学领域里的泰斗级人物。当时中国地学界有“南胡北黄”之说,“胡”指的是胡焕庸(地理学家、地理教育家,他从人地关系的角度研究我国人口问题和农业问题,提出中国人口的地域分布),“黄”则是黄国璋。

1931年,“九61一八”事变爆发,我国东三省沦陷,作为缅甸殖民国的英国借口缅甸和我国云南西部的南北未定界悬案,蚕食我国班洪银矿区,云南派代表团到南京向中央政府请求帮助。当时我国边界大多地理不清,外交争执缺少依据,因此只有进行实地调查,绘制山川形势图,才能确定两国边界。黄国璋当时在南京中央大学地理系任教,闻知此事,主动向国民政府请命前往边地进行考察。

1934年夏,黄国璋与澳籍专家费师孟教授,滇籍外交专家张凤歧,助手王德基、严德一5人组成云南地理考察团,抵达昆明后准备考察。英国政府为此向南京政府抗议,蒋介石不敢开罪,与之订立中英两国政府关于暂缓两方人员进入争议地区考察的协议。考察计划被迫搁浅,黄国璋心有不甘,以云南南部为中国地理盲区为由,经与云南当地政府协商,转向西双版纳考察热带资源。之后一行人历时半年,绕西双版纳一周,考察了滇缅、滇越边界,并勘察了澜沧江河谷。

期间,黄国璋及时进行农业地理调查活动,沿途实测地貌,研究风土人情,为他以后撰写《滇南人生与自然》、《滇南边疆局势及今后应注意之点》提供了大量资料。他还要求其他成员采风问俗,进行社会调查,并为各族人民照相,购买少数民族服饰带回南京。考察结束后他总结:“西双版纳因为在北回归线以南,热量充足又属印度洋西南季风范围,北有高原屏障寒潮,东南距海较远,可免台风袭击,是今后栽培热带植物的理想宝地。”考察带回丰富的文字资料和图片,为研究西双版纳地理农林学、民族学、社会学等提供了第一手资料,也为解放后开发西双版纳提供了依据。

1943年,黄国璋由北碚转到重庆市区建设委员会工作,时国民党对日本实行消极抵抗。黄国璋因与许德珩妻子之兄劳启强是同学,所以常去许家谈论国事,之后他又邀潘菽,潘菽又介绍税西柱、梁希、金宝善等人参加,共同讨论民主与抗战相关问题,大家都赞同林伯渠提出的“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之后在许德珩的提议下,将座谈会固定下来,取名为“民主科学座谈会”,为了躲避国民党特务,座谈会经常改变地点。1945年5月,黄国璋应西北师范学院的邀请赴兰州讲学,借此机会还介绍黎锦熙、袁翰青参加这一组织。8月28日,中共代表团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到重庆参加国共两党和谈,黄国璋与各界人士到机场迎接。9月3日,民主座谈会开会庆祝抗战胜利,并将其定名为“九三座谈会”,进而成立九三学社筹委会。次年5月4日,九三学社在重庆举行成立大会,黄国璋被选为常务副理事兼总干事。8月,九三学社中央迁至北平,9月,黄国璋回北师大任教,兼任学社组织和财务,成为许德珩的得力助手,同时他还发展了不少北师大和地理学界的人入社。他和许德珩领导九三学社的社员积极参加反独裁、反内战、反暴力民主运动,自己也多次撰文发表声明反对内战,要求和平。

1948年4月,国民党北平市党务委员吴铸人发表讲话,攻击许德珩、袁翰青等人在北大民主广场的演讲受“奸匪利用”。黄国璋与北大、清华、师院、燕京四校90位教授联名写信给北平各报,驳斥吴的谬论。黄国璋还应傅作义之邀,参加商谈和平解放北平事宜。之后他与北平文化界人士联合发表声明,坚决拥护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提出的八项和平主张。1949年5月的一天,毛泽东亲自前往北师大看望黎锦熙、黄国璋、许德珩夫妇等九三学社的朋友,并听取了黄国璋有关九三学社成立经过的汇报。

黄国璋积极参与了新政协的筹备工作,在九三学社召开全国第一次工作会议上被选为中央理事会理事兼秘书长。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黄国璋因为曾经与国民政府中的一些要人有过交往,如国民党教育部部长朱家骅等,而受到批判。他和夫人范雪茵被红卫兵批斗,之后还被派去扫大街。9月6日他们夫妇俩人因不堪羞辱,在家里上吊自杀。

1978年6月17日,陕师大为黄国璋举行了追悼会,对他一生的功绩做了充分肯定,并为其平反昭雪。1979年,在广州举行的中国地学会全国代表大会上,为黄国璋恢复名誉。

纵观黄国璋的一生,他是学者,还是社会活动家。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我们发现黄国璋是一个称得上交游广阔的人。比如,时任北师大地理系主任的他,与当时教育部部长朱家骅关系甚好,从而获得其大力协助;办刊时,亦有众多知名学者参与撰稿;参与创办九三学社时,更是与民主人士交往密切。这种交游广阔,能让他办成很多事情,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当然,他命运的发展是自己不能够控制的,而是受时代大潮裹挟的,这是一个深刻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