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软银押注与当前局势共享经济逆转时间:2020-03-30 08:29 浏览次数:

孙正义是共享经济最狂热的信徒之一,他向初创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帮助人们分摊汽车、房间和办公室的使用。但随着当前局势减少了不必要的人际互动,它正在打击这类业务,动摇孙正义的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的根基。

在纽约市,软银行支持的WeWork的联合办公空间实际上是空的,因为租户呆在家里,担心感染。在上海,叫车服务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的司机们发现,由于客户避开共享汽车,他们的工资大幅下降。

在旧金山,软银投资的另一家公司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的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说,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坐优步。

投资者越来越担心Son s帝国及其1000亿美元的Vision基金在流感大流行期间的稳定性。本周之前,软银股价在一个月内下跌了约50%,创下了自这位日本亿万富翁1994年将公司上市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作为回应,这位软银掌门人发起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大胆的交易之一:出售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的部分股权和其他资产,筹集410亿美元回购股票和削减债务。

虽然这一预想中的交易为股价提供了一个底部,但它并没有改变这个建立在共享经济基础上的大厦的根本弱点。孙正义披露了这份蓝图后,软银股价上涨了约40%。据说,这份蓝图包括阿里巴巴出售140亿美元的股票。但仍比2月份的峰值低了约30%。

事实上,穆迪(Moody s Corp.)质疑在市场低迷之际出售优质资产的做法是否明智,并将软银的债务进一步推高至垃圾级。软银反击,指责穆迪有偏见,但其股价周四下跌了9.4%。

总部位于伦敦的佩勒姆史密瑟斯(Pelham Smithers)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目前,对共享和经济敏感的投资并不是你想要的,因为流行病助长了一种呆在家里的心态。史密瑟斯的公司专门研究亚洲科技公司。WeWork、优步(Uber)和预订酒店的Oyo等公司在形势(相对)好的时候没有盈利,这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到2020年,它们的经济状况将会如何?尽管股价反弹,软银的信用违约互换(cds)债务违约保险成本仍接近10年来的最高水平,孙正义(Masa Son)公布了410亿美元的资产出售计划,以平息批评人士的声音。

人们担心的倒不是这家日本巨头将无力偿还自己的债务,而是它的现金将足以支付至少未来两年到期的债务。相反,投资者担心的是,孙正义的80多家投资组合公司将在当前环境下举步维艰,从而引发负面新闻和大规模减记。

随着更多优质资金流入WeWork和Oyo等公司的前景,投资者的反应不会像本周那样积极,新加坡非对称顾问公司的市场策略师Amir Anvarzadeh在给客户的报告中称。

最让投资者担心的是,在互联网泡沫破灭时身家蒸发了700亿美元的孙军工可能会觉得有必要出手支持自己的一些初创企业,而不是眼睁睁看着它们倒闭。

围绕软银最引人注目的初创企业的一连串问题,可能会损害孙正义作为科技投资者的声誉。孙正义主要是在阿里巴巴(Alibaba)主宰中国电子商务之前就对其进行了早期投资,而孙正义一直难以复制阿里巴巴。

去年,在WeWork的上市努力失败后,软银介入并组织了95亿美元的救助。孙正义不得不在经济援助和破产之间做出选择,而此时规避风险的情绪正在给全球科技投资带来压力。

东京Myojo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资官Makoto Kikuchi说:软银去年帮助WeWork已经让投资者感到失望了。软银拥有许多投资,比如在这种情况下受到特别打击的科技公司。

软银抨击穆迪下调其有偏见的评级。孙正义确实发誓,在WeWork之后,他不会再插手拯救任何投资组合公司,并呼吁加强财务纪律。今年2月,软银旗下的初创公司Brandless Inc.表示将关闭,而卫星运营商OneWeb正在考虑申请破产保护。

软银的投资组合公司不太可能看到这笔钱,因为出售资产的目的非常明确,联合第一合伙人(United First Partners)的唐伟(Justin Tang)表示。事实上,这将是软银摆脱其投资组合中实力较弱的公司、继续与领军企业合作的合适时机。

周三,穆迪(Moodys)表示,将密切关注软银的表现,以及股价暴跌将在多大程度上损害软银以科技股为主的投资组合。孙正义迄今最大的赌注押在叫车服务上,入股优步和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领先公司。最近出现麻烦迹象的是欧洲公司Getaround,据说该公司目前资金严重短缺,正在积极寻找买家。

总部位于北京的滴滴出行(Didi Chuxing)是局势如何重创这些业务的另一个典型例子。这家初创公司的市值曾达到560亿美元,但由于政府对其服务的打压,即使在最近这场危机之前,它也很难证明自己的估值是合理的。局势爆发期间,中国的客运量大幅下降,滴滴削减了司机补贴。

34岁的上海居民盛刚(音)说,他以前在早高峰时每骑四次车就能挣36元(5美元)的奖金;现在,这一比例已经降至每3个人只有6元。他预计这个月自己的收入会减少一半,降至1万元左右。

35岁的河北人温鹏(音译)是一名兼职司机,月薪约6000元。但当当前局势袭击时,大多数人选择呆在室内,他无法维持自己的生命。他在二月份辞职。

人们不出门,几乎没人想搭车,他说。还有很多人因为类似的原因辞职。滴滴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随着人们重返工作岗位,最近几周的客流量已经显著回升。

WeWork是另一个问号:软银(SoftBank)告诉WeWork股东,它可能会退出购买其价值30亿美元股票的协议,该协议是一项救助协议的一部分。尽管有局势,WeWork的办公室依然开放,尽管其他合作运营商已经关闭了办公室。这可能是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收入就会消失,而软银正试图扭转局面。

一位经常在纽约公园大道(Park Avenue)上使用WeWork办公室的高管表示,现在几乎没人来上班了。他的WeWork代表已经不再访问该网站,而是远程工作。他认为,客户可能会取消租约,或者干脆不付租金,这将让WeWork承担起欠房东铁狮门(Tishman Speyer)的租金。我们谁也不去办公室,他说。

但我们现在已经决定,在未来六个月里,我们将推迟做出任何决定。还有Oyo,这是一个特别棘手的地方。这家印度公司一直在迅速扩张,如果酒店签约成为特许经营商,它将确保酒店获得一定的收入。但是由于各地的旅行者都很少,奥尤不得不支付酒店的费用,即使他们的房间大多是空的。

在日本的川崎酒店公园(Kawasaki Hotel Park), 2月至4月的预订被取消了400多张。据老板宫本三雄(Sanho Miyamoto)说,结果是收入减少了约2,500万日圆(约合22.6万美元)。

海外客户消失了,日本商人停止了商务旅行。我不得不要求我们的员工休假一段时间,宫本茂说。我担心Oyo能否成功,因为它保证了成员的收入下降。他不愿就与奥尤的安排发表评论。但如果这家初创公司支付了全部差额,它将在一家酒店上损失约24万美元。

在经济低迷时期也有机会。软银行(softbank)支持的Slack Technologies Inc.是一款广受家庭工作者欢迎的工作交流工具,在纽约和加州等地遭到封锁后,该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在日本度过了艰难的第一年之后,由于预订量大幅下降,Oyo转而承诺为加入其平台的酒店提供现金支持。虽然该公司没有说它准备花多少钱,但这种机会主义只能缩短它的可用现金跑道。

杰富瑞集团(Jefferies Group)高级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投资者担心,对于软银来说,像Oyo这样的公司已经大到不能倒了。他写道,WeWork的救援行动表明,对于软银的任何投资而言,零不是底线,而孙正义愿意投入更多的好钱。

软银可能很快就会证明戈亚尔是对的。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正寻求再融资100亿美元,以便其first Vision基金能够支持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软银投资的公司可能很快也会需要帮助,其中包括健身公司Gympass、Getaround和旅游初创公司Klook和GetYourRide。

戈亚尔说:这些初创公司的目标是高增长和高烧钱。随着收入下降,它们将需要更多的注资来维持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