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西部世界第三季第4集揭开本季最大谜团,沙县小时间:2020-04-27 08:00 浏览次数:

《西部世界》(Westworld)第三季第4集当中所揭示的剧情,估计让大多数观众都目瞪口呆,可能会有不少朋友震惊于这一集的内容,所以有不少有意思的细节会被忽略掉,下面美叔就带大家一起拿起显微镜,看一看这一集当中隐藏了哪些细节。

《西部世界》第三季第4集的分集剧名是流亡之母(The Mother of Exiles),出自美国作家艾玛·拉扎勒斯(Emma Lazarus)的14行诗《新巨人》(The New Colossus),这首诗的节选被铭刻在自由女神像的基座上,节选部分便有这句“The Mother of Exiles”。

关于这座雕像的来历有一个很传奇的故事:雕塑家弗雷德里克·奥古斯特·巴托尔迪(Frédéric Auguste Bartholdi)听说了一位勇敢女子手持火炬第一个冲向敌人并被敌人开枪打死的故事之后深受感动,这个姑娘手持火炬的形象也成了他心中“自由”的象征。

从《西部世界》第三季第4集播完之后,上面的那一幕就一直不停的在美叔脑海当中出现,以至于这篇文章写起来都觉得费劲,所以干脆就把这一部分先写出来吧。

不知道有没有朋友发现这一幕有多么地违反常识:在没有匹配血型的情况下直接异体受血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德洛莉丝抽的怡然自得,凯莱布接受的也毫无抗拒。正是因为这一处谬误实在太明显,所以美叔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美叔琢磨了半天,想出了两种解释:第一种是德洛莉丝在选择凯莱布当盟友的时候就已经考虑过他跟崔特的血型是否匹配,如果血型不匹配,或许德洛莉丝就不会找凯莱布了;另一种解释是凯莱布不会因为异体受血而受到伤害,要么凯莱布不是人类,要么他们现在并不是在现实世界当中。

在《西部世界》第三季播出了一半的时候,本季最大的谜团似乎解开了:德洛莉丝离开西部世界园区的时候携带的五颗意识球里面,除了一颗是伯纳德,剩下四颗中的三颗都是德洛莉丝的。

在第2集的解析文章里面美叔就曾经说过,这些意识球并不是德洛莉丝直接从接待员体内获取的,而是后来重新制造的,但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制造了这么多自己……其实最初美叔也曾经猜想过夏洛特体内有可能是德洛莉丝的意识球,但是在第二季播出时《西部世界》主创丽莎·乔伊(Lisa Joy)曾经表示不会出现同一个意识出现在不同接待员体内的情况,所以美叔就没再往这方面想,结果没想到这是一个烟雾弹……

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在瑟拉克带领梅芙参观阿诺德旧宅的时候,他曾经向梅芙调出了旧宅中那台打印机的历史打印记录,上面显示这台打印机一共打印过5具接待员躯壳,如果你看的是高清版本的话就会发现,这5具接待员躯体当中有三具是女性躯壳,两具是男性躯壳。

这里明显与《西部世界》第三季第3、4集的剧情不符,在第4集里面一共出现了伯纳德、利亚姆的保镖康诺斯以及酒厂里的武藏三位在旧宅中被打印出来的男性接待员,而女性接待员则只出现了德洛莉丝本体以及夏洛特,而第3集的剧情显示夏洛特也是后来被打印出来的,这里就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漏洞:

德洛莉丝在《西部世界》第二季结尾一共拿出了5颗意识球,算上她自己的应该是6颗,德洛莉丝以夏洛特的外表逃出西部世界园区之后打印了5具躯壳,她先打印的是自己与夏洛特,然后打印了伯纳德,后来又打印了武藏以及康诺斯,这一共是三具男性躯壳,两具女性躯壳,与历史打印记录对不上,而且似乎还留了一颗意识球。

关于这个问题美叔想了半天也没琢磨明白,因为不管怎么解释,躯壳的性别都对不上,只能解释为这是一处穿帮镜头了。其实在这一集里面穿帮镜头并不止这一处,还有一处明显的穿帮镜头:

梅芙在解剖室拿枪对着解剖师的时候也有一处穿帮镜头:上一个镜头她手里枪的套筒是被卡在后面的,但是下一个镜头中套筒就神奇的复位了。

这是一处不易发觉但是挺严重的穿帮:当套筒卡在后面的时候,手枪是处于“空仓挂机”状态,这意味着弹夹里的子弹已经打光了,没有人会被1支空枪威胁,毕竟那个时候梅芙还没有展现她强大的徒手格斗水平。

好吧,这是一个没什么营养的细节,但是看着总是觉得那么亲切。在一部热门美剧当中看到了日常出现在我们身边的沙县小吃!简直不能更意外了!这算是国产品牌走出国门吗

《西部世界》第三季第4集处处都在向观众透露所有接待员躯壳中都是德洛莉丝意识球的信息,包括这一处。武藏所处的蒸馏所,也就是酿酒厂的名字是“异体同心”,这就是明白无误的在暗示大家这些接待员体内的意识球都是一个人的。

在蒸馏所里面还有一处细节:酒桶里面盛放的并不是酒,而是打印接待员躯壳所用的那种白色液体。看起来德洛莉丝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工作了,看样子是想要在拿下罗波安之后就制造接待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