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雨兰原创美食美文:去古典诗词里品尝美食(之时间:2020-05-01 08:48 浏览次数:

古典诗词里,写各种各样美食美味的,而且写得活香生色、美妙绝伦、妙趣横生的,也是数不胜数。

现代诗里就很少有写美食的,就我个人来说,我的诗龄算起来也快有三十年了,在这接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写下的诗歌也有几千首了吧,我印象中就不曾写过关于美食的诗歌。也许,这是现代诗的局限所在吧。

读读那些写得妙趣横生的关于美食的诗词,也会让人齿颊含香、口涎横生,过一过美食瘾。

孔子他老人家曾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告子他老人家也曾说过,食色,性也。看来,热爱美食,品赏美食,也是人类最本真、最直接的追求了。

热爱美食的人,也都是热爱生活的人。比如说,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一生里起起伏伏、坎坎坷坷,感觉他老人家被贬谪的日子比稳居官府的日子都要多得多,可他老人家活得那个达观、那个滋润、那个精彩,他老人家的诗词里,关于美食美味的,肯定也是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棕榈树在我所居住的北方不大常见,在园博园开园的那一年,我才第一次看到了棕榈树,那粗糙的树干,那硕大的叶子,实在和美食难以联想在一起。有人就吃过棕榈树上的一种美食——花苞。苏东坡和陆游两位大诗人都吃过,还都留下了“诗证”。

“赠君木鱼三百尾,中有鹅黄子鱼子。夜叉剖癭欲分甘,箨龙藏头敢言美。愿随蔬果得自用,勿使山林空老死。问君何事食木鱼,烹不能鸣固其理。”这是苏东坡的《棕笋》一诗,诗前还写有“小叙”:“棕笋,状如鱼,剖之得鱼子,味如苦笋而加甘芳。蜀人以馔佛,僧甚贵之,而南方不知也。笋生肤毳中,盖花之方孕者。正二月间,可剥取,过此,苦涩不可食矣。取之无害于木,而宜于饮食,法当蒸熟,所施略与笋同,蜜煮酢浸,可致千里外。今以饷殊长老。”

苏东坡的这小叙,其实就是一篇言简意赅的精彩美文,苏大吃货把棕笋的来龙去脉交代了个一清二楚,也等于给后人普及了一下关于棕笋的常识,同时也告诉后人,棕笋是我苏某人家乡的一道美食,味道像苦笋但更加甘甜芳香,因为形状像木鱼,人们还用来供佛,僧人们很看重它。这种美食需要二月的时候,摘下剥开,不可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