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智能顾投与智能投研助力资本市场数字化转型(时间:2020-05-15 09:34 浏览次数:

新浪财经讯,科博会“2019中国金融论坛”于2019年10月23-24日在北京召开。在资本市场展望峰会上,国际著名金融百科专家、教授,君滙财经特邀评论员丁大卫西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仕元、汇智国际金融控股公司执行副总裁兼投资银行部总裁郑坚平、松海资本管理合伙人潘强、CCTV财经评论员;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国龙文投集团董事长陆兴东就“智能顾投与智能投研助力资本市场数字化转型”主题

主持人:下面进行第二场对话,第二场主题是智能投照顾,投资顾问。与智能投研都是智能化大数据等等,智能投顾与智能投研助力资本市场数字化转型。下面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出席本场对话的嘉宾,他们是:西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仕元先生,汇智国际金融控股公司执行副总裁兼投资银行部总裁郑坚平先生,松海资本管理合伙人潘强先生,CCTV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创新发展总部总经理刘亦千先生,大家掌声欢迎以上嘉宾到台上就坐。首先请各位用1-2分钟介绍一下自己所在单位的基本情况。首先有请西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仕元先生发言。

张仕元:大家好,我是西南政权的张仕元。智能投顾之所以现在没有像P2P满世界追打,是因为它是一个有门槛的受监管的一个领域。

郑坚平:各位好,我是郑坚平,我们汇智国际金融是受香港证监会监管的公司,有1、4、6、9的金融牌照。我们在投融资咨询服务和投资领域都做一些工作,所以也会接触到很多跟智能相关的业务、客户,所以很高兴跟大家来这儿分享我们的看法,谢谢。

刘亦千:大家好,我是上海证券的刘亦千,上海证券是唯一拿到国家牌照四家之一,我们也在智能投顾的研究。今天的主题是智能投资和智能投顾,我觉得一个是讲的客户服务的话题,一个是讲提高投资效率的问题。谢谢。

潘强:大家好,关于今天的智能投顾一句话概括一下观点,中国整个的资产管理服务的市场,其实首先要投顾好,然后才能智能投顾好。为什么?因为之前的资产管理都是基于销售,国外对国际意义上的投顾,在中国是比较稀缺的。所以中国未来的面临的机遇首先是投顾,其次是智能投顾,在这个过程当中,智能投顾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谢谢。

主持人:谢谢4位嘉宾的介绍,下面进入第二个环节。还是先从张总这儿开始,张总来自于证券公司,,证券公司从业已经研究多年。智能投顾与智能投研目前的应用越来越广,也越来越得到行业人士的关注,随着智能化应用,对券商的服务提升表现在哪些方面,我想一线的张总对这方面应该是很有发言权的,下面请张总简短的说一下他的观点。

张仕元:其实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叫“科技金融”也好,“金融科技”也好。不管怎么着,这两个

词怎么放前放后,核心一点它始终是“金融”。金融它的核心就是“风险”,所以如果是我们所有的业务或者创新也好,跑开了风险这两个字,这一定会跑偏。这就是P2P满世界把泡沫主要的核心。智能投顾和智能投资等等这门研究的领域,我觉得核心来讲其实我们现代的金融科技这些智能的东西。不管是AI智能大数据计算的东西。其实是给我们智能从业者更好、更便捷、更科学的工具,但是核心还是“人”。

很多智能的东西,程序化的东西被我们市场检验来的,相对来讲风险可控的办法,把它变成一个制度化的东西。这是我们整个金融科技的核心,整个在智能投顾包括智能投资里面,能感觉这十几年来确实从2008年以后,首先第一个就是量化交易,这个在整个投资领域这几年发展变化是比较快的,有很多产品。

至于智能投顾和智能研究这里面,其实这个我们国内很多做相关系统集成的很多商业机构,包括说大智慧、还是万维(音)等等在这里面做了很多工作。就像有时候搜百度,它既有一个计算,根据你的习惯,然后给你提供很多你关心相关的很多领域。像大智慧很多交易软件也有这个功能,比如你看一个什么公司,一下子就给你相应的、相对的一个公司相关的信息就出来了。其实这是很多做整个服务的机构所提供的意见。

对于我们中介机构来讲,我们更多的第一个用了很多金融科技的领域,包括现在大量数据的处理,还有信息的提取这些都是很多能够帮我们做的。但是对于我们券商来讲,我们是不是一个机器人电话打进来,告诉你那个股票能买,哪个股票能卖。我觉得到这个程度目前券商能做到这点还不是很多,但是市场中有会有。有一些电话单的,过程是推往市场的肯定有一些,但是能做到一定水平我觉得还有难度。所以在这个金融科技里面,用的比较多的是银行里面,我们的很多银行都有相应类似的理财管理这些金融科技的东西。

比如说它基于基金评价的,还有基金投资的投资,它会给你一些好的建议。所以总体来讲,我觉得整个智能投顾也好,它作为一个金融科技领域的一个新兴的领域,这个行业对国内目前来讲还是一个起步发展的阶段。对未来阶段,我们觉得还是充分乐观,还是有希望的。

主持人:谢谢张总的精彩发言,下面请郑先生和潘强潘先生。郑总和潘总从事投行领域多年,相信对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进程有着更多的体会与领悟,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所获得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那么请问郑总,站在国际投资者的角度,中国市场具有哪些特性?投行毫无疑问是走在金融市场的最前沿,所以说在智能化也好,智能化应用到投顾也好,还是创新也好,应该是刚才我已经说到了。投行往往是整个金融领域的最前沿,所以还是想听听你们二位前沿的看法。首先有请郑总回答,

郑坚平:我们用比较通俗的话把做今天讨论的投顾、投研以及投行本源的东西看一下,其实你做投资决策,背后很大的工作要对大量信息进行搜集,接下来要有很强的能力分析它,做出比较准确的判断。传统上当然很多的东西都是“人”在做这个工作,这个就带来很多问题,成本高就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人员的培训、人员的素质,怎么保持质量的问题性等等一系列。其实一直以来我们就知道尽量用科技的手段,各种各样的科技手段辅助人、帮助人。这样的话各种各样科技的应用,随着科技的进步,自然的就进入投行也好,投资的决策也好等等这些领域。

所以,传统上可能大家看到面对用户的还是人,但是背后也有很多的金融科技手段在帮助这些人,在更快更高效的做决策。回到我们这个话题投顾也好,投研也好,其实就是历史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人类发现有一些科技工具,我能直接地使用到前端,面向客户。这就出现了智能投顾等业务。

我们看一下历史。2008年以后,在美国这个市场上,就把投顾这个业务有一些产品就直接推向了面对个人,甚至是个体投资者。使得人能跟机器之间产生一对一的服务,把我们原来人做的事情给替换掉了。这个市场其实美国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发展,是一个相当成功的过程,市场发展的速度也很快。有个数据说这样面对资产管理的总量约一万亿美金左右,在亚洲也有一些市场正在做,所以这是投顾。投研其实也是另外一个方面,原来的研究报告,研究员做分析研究,你让他覆盖二三十个公司都特别累,而且这个质量都是打一个问号。现在有了科技以后他们的效率提高了。随着自然语言处理,人工智能的分支,自然语言的发展到了这个阶段,甚至于机器可以直接生成了一个报告。而且那些研究报告生成,如果做的足够好的话,它的质量跟我们讲的平凡的中等的研究员也可以比一下,这样的智能投研也就用到市场上。这是有一个演变过程,这个使大量的人力被解放出来。

当然今天的投顾跟投研我们讲“智能”一部分,能不能比上全世界最厉害的明星投资家和研究人员,但是不好说。但是不管怎么说,它已经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尤其是在国际市场上,这个也是我们在中国市场上可以参考的。

潘强:各位好,我们今天讨论智能,我想是两个词,一个是智能,一个是投顾。什么是智能?刚才几位都谈到了,在智能投顾这个意义下用智能这个词的话,唯一就是数据、算法和模型。数据就是做投顾业务,要知道各种市场的产品数据,需要知道客户的各种风险偏好的数据。通过这些数据,通过你的模型、算法最后得出给客户最优的解决。什么是投顾?当然市面上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在我看来特别是从美国的经验来看,投顾更多的是指资产配置。它不是投资,投资的话是由专业的资产管理人员进行经验来完成的。而投顾。

主持人:潘先生说的非常对,一个是投顾,一个是投资是有区别的。你要有CAP是理财规划师给你做投资顾问,但是他没有交易的权益。交易的权益要交给投资专业人员。

潘强:刚才丁总补充非常到位,投顾的概念从美国的立场上来讲,它是一个资产配置的概念。所以把这两个连在一起的话,基本上就可以说使用各种人工智能的方法,实现最优的。

主持人:我还要打断一下,这么做有一个好处有,有一个防火墙,我是你的理财规划师,你应该这么做这么做合理。但是对不起,你想赚我的钱,我的交易不给你做,所以说中间形成一个防火墙。比如说这家上市公司,我跟这家上市公司有关系,我给你出投资方案,我就给你方案,你就给我买股票好了,这有很多的问题,换句话把钱放到投资股份的腰包里面了。所以投顾、投资、顾问和投资、专业投资真正是交易是两回事,中间有一个大墙,这个很难逾越。这两个不是一个概念。

潘强:一句话概括投资顾问是投资者站在他的角度上,为他的利益着想,最后收的是投资顾问费。再看看美国所谓的投顾和智能投顾,美国的智能投顾是什么?美国首先投顾业务是非常发达,大概特别是面对因为我们这里讲的智能投顾更多是面对普通的投资者,不是面对机构投资者。面对普通投资者美国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兴起了,智能投顾的兴起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最开始兴起是几家独立的以技术起家的独立智能投顾公司。

比如说今天做的比较好的硅谷起家的,它起家是给马龙做股票期权的管理。从2015、2016年开始一些传统的大机构,他们逐步进入了智能投顾业务领域,所以它一直到今天。所以它的发展脉络是先由技术公司切入,在2015、2016年传统公司也进入这个领域。今天美国职能投顾这个市场大概有多大?这个有各种各样的统计数据,有权威的今年的规模大概在7500亿美金左右。他们预测未来讲将近20%的年化增长率进行增长。在7500亿的盘子里面第一位市场,第二位是嘉信理财。

所以大家会看到投顾的钱,还有几家传统公司,它已经不单独披露智能投顾业务,而且把智能投顾和传统投顾合并应用。从这个数据来看,传统的智能投顾虽然起步很晚,但是在投顾业务领域的优势以及客户的基础,非常容易做到第一位。基本上现在1100亿美金,刚才讲的技术型公司里做的比较好的,基本上翻了10倍,这是大概美国的经验。

从中国来讲,中国所谓智能投顾业务,我了一下大概的起源其实是比较获得大发展大概是从2014、2015年以后。特别是2015、2016年之后,而且中国的发展是独立公司,就是独立金融公司和传统金融公司,以及投顾互联网公司,还有金融IT公司四者齐头并进。比如说招商银行的,比如说我们投顾互联网公司、阿里、腾讯也好,京东都推出了智能投顾的业务。独立金融公司就更多了,各种各样的在推。传统的IT金融公司刚才张总提到了大智慧,包括还有别的,所以中国现在是这四股力量同时起作用。但是规模都不大,市场没有特别权威的数据。

这个是大概的市场情况,我刚才讲中国面临的时候是投顾化的过程,其次是智能投顾化的过程。其实中国以前的投顾,更多的是销售,因为以前大家都是以公民收入为主,高兴对付为主,很多产品根本不需要给别人做配置。或者这样讲,配置所产品的收益没那么大,但是买的没必要买一个非标产品,买一个产品也不需要投顾。因为我刚才讲投顾更多的是资产配置,资产配置是基于你的产品的多样化,整个市场的产品基于配置能够给客户带来价值的市场,中国显然是不具备的。但是最近一两年金融大改之后,整个金融面临一个重塑,整个的中国投顾面临一个大发展。

恰恰是中国的投顾行业以前许多这么多的,所谓人工投顾,我们对智能投顾加一个没有像美国这么大的人工投顾发展的现有势力。所以智能投顾非常有可能在中国的未来弯道超车。好比移动支付,美国以前信用卡支付比中国的要发达很多,但是信用卡支付太发达了,导致移动支付往来现存的利益太大了,所以导致移动支付没有中国发展大。所以在中国未来,在整个过程当中非常有可能智能投顾会超,我们不能说超越,至少能够在投顾大发展的过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谢谢潘总的分享,下面请刘总,刘亦千刘总也是来自证券公司,包括上一场投顾,看到智能化、国际化等等。综合这几个不同的角度,刘总在所谓说证券公司产品也好,包括交易这方面的等等,想听听您这方面的见解。

刘亦千:我先接着前面的话讲,我非常赞同潘总的结论,我也认同张总在职能投顾的介绍。我刚才在介绍的时候把智能投研和智能投顾分开,其实也是为了延伸后面这个话题。因为我认为人类历史上其实一直叫“创新理念、创新观念、创新技术”是密切不可分的,一直在这个过程中。第二次工业包括现在所谓的第三次、第四次革命等等,其实我们的职能投研在我本质来讲,在技术革新领域中是处于第一层次。技术革命第一层次是解放我们的提高效率、提高质量。

智能投研包括我们的投研人员,如何能够更有效率的搜集信息,整合信息,然后再分析有效的规律。甚至通过我们智能化的手段,不断的优化投资理念、投资方法,从而达到投业领域最优化,也达到了投业的规划风控化、有序化、效率化等等。比如我记得在公共基金刚出来的时候还有一段距离,现在是计算机直接就算出来了。但是我觉得这只是人类进步在金融领域的一个体现,我更看好是职能投顾,我觉得智能投顾是人类技术进步的第三个层次。

第二个层次我觉得是通过计算机的手段或者是互联网的手段,解放我们对时间和空间的局限,让我们的产品、服务能够跨别区域的到达全世界。比如我们现在服务了近9亿人,在过去不断的帮助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发展到第三阶段,我们觉得其实已经进入了一个从产业领域需求侧向供给侧改变,从原来数量向质量的提升。从以前的产品中心到现在以客户为中心的这样一个转变,然后我们金融从业这个机构也是一样的,从原有我们能力输出为主导的业务模式,转向我们如何挖掘我们客户的真实需求,满足客户真实需求转念的转变。

这个转变很重要的抓手,至少对于我们证券公司和以证券公司为代表的金融服务机构这一系列的机构,我觉得就是职能投顾。当然,我个人认为,目前无论是美国的智能投顾还是中国的智能投顾,发展现在都还不是特别的大、特别好。美国智能投顾解决的问题就是帮忙马龙进行股票管理。第二个是帮助美国让在投顾解决税收问题,通过计算机方式实现,还有第三个更重要的像现在说的帮助我们投资者实现资产配置和资产再平衡的问题。

实际上还远远没有达到精细分析客户,对客户进行多元的精细化的分析,满足客户的需求,智能化的服务。现在也有很多矛头,对咨询、对投资、配置的一些需求,但是我觉得远远还不足。在中国没有像美国这么强的基础,没有避税的需求。我们资产配置也是这几天刚刚兴起,这个动作还没有形成社会的整个潮流。但是我们会发现刚才他们讲的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纬度,都是如何为我们的客户提供真实的服务。我觉得未来就是一个“客户”的中心,我相信未来凭我们目前的很难想象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场景,能够帮助我们更有效的服务客户,帮助他实现人生的财富规划,人生阶段的理财服务,包括金融产品的配置。包括金融产品风险的跟踪和持续的维护,包括资产再平衡,我觉得未来都会实现,而且前途是非常大。

主持人:谢谢刘总的精彩发言,下面到了第二场对话的第二个环节。还是按照老规矩,还是从张总这边一人做一个总结性的发言。

张仕元:首先智能投顾也好,还是投资,反正就是金融科技的进步,我觉得解决了研究的信息获取更加便捷、更加快速、更加系统的问题。第二个,我觉得随着整个社会信息化的发展,我们上市公司多了鱼龙混杂,以前一个上市造假,要做很多的工作,甚至实地去做好几天。我觉得现在的科技和信息手段,能够很好的让我们甄别哪个公司是假的,哪个公司是真的。第三个我觉得职能投顾可能今天还要解决的是证监会给这个牌照,到底是给人还是给这个机器。要不要给,如果是职能投顾出现问题了以后,这个板子该打在谁身上,这是我们智能投入需要考虑的问题,也是监管人需要考虑的问题。

郑坚平:科技的发展使得智能这么一个工具进入了我们生活,也进入了金融领域。对我们来讲是好事,因为它提高了我们的效率,就像有了汽车,我们人就不用天天跑,我们可以做司机。所以跟我们有很大的空间,智能提升了我们的生活质量,但使它充分发挥效率,我们还会有更远的路,更高的空间去发展。

潘总:第一句话,让投顾真正起到投顾的作用。投顾影响一生,以前更多的是靠卖药销售,未来的话它的医书要值钱,不管是人生投顾还是智能投顾。第二,我觉得在未来投顾发展过程当中,就是智能投顾有可能会弯道超车。去年4月份的资管新规一共31条,去条最后一条30条,其中23条专门写职能投顾。我昨天又仔细看了一下23条是比其他条都要长的,最长的之一。所以就是说在监管机构的项目当中,智能投顾的发展至少未来要占到整个中国资产三十分之一要强,这是智能投顾所占的地位。所以我对未来智能投顾充满信心。

刘亦千:第一个我觉得智能投顾大有可为,但是必须以客户为中心。第二个智能投顾还在早期,我们呵护了第一方面,一定要防护智能投顾的脆弱性。所以对风险管理,不良从业人员的违规操作,要保持一个相对的理性和警惕,谢谢。

主持人:感谢4位嘉宾的精彩演讲,我不是干主题的,今天赶鸭子上架,这边刚才那场人没到齐,这场人没到齐还得让我补缺。得了,既然赶鸭子上架,架子都路不好看,我给4位提一个问题。什么东西都没有绝对的好,OK话题来了。智能投顾智慧化也好,大数据、计算机,我估计可能有不好的。致命的问题是什么?谁来回答?致命的问题是什么。不可能说这东西绝对100%都好,也有可能有不好的。就是说最核心最致命的东西是什么。

张仕元:我觉得最致命的问题当我们风险控制不好的时候,因为它的智能投顾的速度和信息全部在速度更快捷,所以它很有可能暴露很多错误。本来是对单个的个体事件,最后变成一个群体事件,这可能是我们金融服务机构未来需要面临的。

郑坚平:张总提出有意思的一点。看一下发达的资本市场,我看了个数据,说今天在股票市场的交易大概有10%不到一点是人类,然后40%就是跟踪指数的基金,剩下50%是机器,程序交易。所以今天如果你看一个发达的国际市场的现象,可能将来也是全球的趋势,已经是非常数字化了。数字化其实这个决策总是会有规则,总是会有错,错的时候就会有问题。所以这个里面有蛮大的问号在里面,这个是我们要小心避免的。

如果说智能的缺陷在哪儿?如果大家有机会翻一下人工智能的历史,其实从计算机发明那天,搞计算机的人就向我们承诺计算机的发展,曾经有几次把机器可以代替人的概念炒到天上去了。所以历史上有一个词叫“人工智能的寒冬”。今天春天又来了,今天搞人工智能的大咖们,又在向我们宣传他们的远景,就像他们手上机器学习深度学习这个锤子,可以把所有的问题的钉子都搞定。这个东西朝到一定热度以后会怎样,大家要个思想准备。我就是简单说这么多。

潘强:我觉得他们两位讲的其实跟我是一样的,其实该开一下数据模型、算法所带来得的良局效应,这个是人工智能最大的bug。这里面有很多的在中国的监管下面,根据资产新规的要求,智能投顾要根据你的算法进行披露,在算法的保密性和平台之间怎么保持,一旦算法有错误,可能会加剧不良的情况。

刘亦千:我们发现多一个机器越来越紧密的时候,绝大部分不会出错。但是有一个关键的节点一个很小的局部出了一个错之后,可能导致整个经济机器失灵。我觉得这就是作用的人工智能、智能投顾在未来最大的风险,面临这种情况我们如何去应对?我觉得首先充分的信息披露是非常重要的,要面临这样的情况。其次如何面临风险隔离,我觉得也是考验我们监管智慧的伟大课题。

主持人:无论是智能投顾也好,还是金融科技也好,金融是好东西,科技是好东西。但是世界上没有绝对好的东西,刚才我抛开了4位话题,也就是说实际上是个问题。智能投顾有什么不好的或者我们说智能化交易也好,智能投顾等等,反正是跟科技创新有关。1987年还是1988年黑色星期五,1987年黑色星期五大家找来找去美国股值爆跌,找来找去最后罪魁祸首“程序交易”。如果程序计算错了,整个毁灭性的。

再往前一点,1994年还是1995年中国国值期货在交易,1993年我给中国副总理国债的期货量非常大。怎么在股票市场进行期货交易,最后叫“三二七”崩盘,最后损失惨重,这是国债期货。所以说这也是属于我们说的智能。再有最近的比如说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倒闭,没有更多的时间,到我演讲的时候提一点点。还没倒闭,把美国沦陷几十度总结报告发表了好几页。

之所以这样,先是期货要崩盘。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EB,永远的总裁我的老朋友了,因为他金融期货是他创立的。结果他变成的是重视之重,美国国会都指责导火索是期货,所以对期货进行限制。实际上这是由金融机构的内在原因导致的,就像一场风爆来了,首当其冲的一定是树梢。先把上面的枝叶刮掉了,最后才能伤其根本。如果这个风爆特别大,把树连跟拔了,那就完了。最后把不了树根的时候,殊效一定被摧毁了,金融期货在上面。但是开个玩笑,不过也是事实美国人也不明白,芝加哥做期货包括美国期货管理委员会CFTC。

结果,他们是有苦难言,美国国会一再的指责他们,甚至是说对他们采取措施。但是他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某种程度上是他们的错。但是,某种程度是客观存在的,就像我们人一样,小孩子他一定犯错误比大人犯的多,因为这是客观的因素绝对的。智能投顾实际上是矛与盾的关系,金融市场要想做的非常匹配,非常的难。接下来这个问题我也答不出来,所以还是请教一下4位在座的嘉宾。金融市场矛和盾如何完美的匹配?什么意思,筋肉市场能够成为亿万富翁,同时刚才谈到金融市场乃至公司也好和社会也好,带来毁灭性的灾难。2008年金融危机,我给大家说一下,2008年金融危机雷曼兄弟倒闭了,如果美国不采取紧急方案,华尔街就不存在了。

我刚才说了毁灭性灾难,很多美菱集团包括瑞林,你们知道一拿到公司的业绩报告,财务报表马上就跳楼了。怎么都是死,因为是什么?公司拟定是玩完了,所以不说下面的穷人,就说同行的总裁,在那个阶段跳楼的人就好多。所以说到这儿问题就是,如何做到金融市场矛和盾的匹配,没有风险则已,小风险不说,大风险是毁灭性的。很多人要跳楼的,金融市场矛和盾各问题,如何完美的匹配呢谁来说?

张仕元:这是增加的问题,首先我觉得金融是个很严密的东西,我们做金融包括华尔街。为什么华尔街很多的人都是学物理、工程的这些博士,就把我们整个人类物理学和工程学的发展到最高,这个技术用到金融里面。所以金融首先是一个非常严谨,非常细致的东西。很多金融科技的很多程序设计,我觉得也应该秉承严谨的工程师的理念,尽量把我们的程序、风控体系尽量做到极值。

另外一个金融风险是有核心的,就是要把风险化解掉。就是各种各样不可预测的风险都要化解掉,我觉得整个未来对这块来讲,我觉得这就是可能我们未来的矛和盾需要解决的问题。风险时刻都存在,包括我们金融风险的企业的自身肯定也有很多风险,但是最后能够把风险化解掉,这就是未来金融科技需要解决的问题。

郑坚平:讲一下我的观点。市场有周期,经济也有周期。所以市场也好,经济也好,出现风险是正常的。有好的时候,必然有不好的时候,实际上这个周期下去的时候,可以出清一些不好的东西,使它以后更好的发展。所以我们不管从监管也好,市场参与者也好,不是说看到这个市场一点风险都没有,风平浪静就行,不一定是一个好的市场。反而是有一定问题的时候,这个市场是在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使得你能够去应对、管理,能够比较健康。能够在最差的时候过得去很重要,所以不管是个人主体,不管是一个组织或者甚至于一个国家,它要应对的是排除系统问题。它要能活下去,它在最好的时候也应该想到差的时候能活下去,生存下去。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人们熟悉了一个词,就是“大得不能倒”的系统风险,这些需要解决好。接下来怎么拆解这个风险就很重要。我想这个也是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不要拆东墙去补西墙,增加或制造系统风险。谢谢。

潘强:这是附加题,宏观上周期无法避免,微观上来讲个体可以通过刚才张总讲的一些各种各样的方法,尽量从微观上没有进入箫条的时候就抽走。

刘亦千:我也谈谈我的想法,我觉得是在微观上的多元才构成宏观的发展和远大。在微观上一定有高风险、低风险、高收益、低收益。所以首先我们要解决这个让我们所有的参与者清晰认识风险是什么。第二个看到风险很多是来自于杠杆,这个杠杆是对监管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个金融其实它是一个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更多的在经验中总结发展。不是能够像物理学一样,不断的探索未知世界的一些东西,所以说面临未知的风险也是一个必然性。我们如果逃避这种风险的话,我们就逃避了这个发展,所以说我们应该很清晰的看到这些风险的发生。因为它的发生是促进了我们整个金融经济的发展,谢谢。